首页

AD联系:3171672752

u虎国际

时间:2020-04-01 08:44:08 作者:环博国际 浏览量:95598

AG永久入口【AG88.SHOP】u虎国际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,见下图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,见下图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,如下图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如下图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,如下图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,见图

u虎国际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。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u虎国际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。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1.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2.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。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3.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。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4.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。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。u虎国际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亿鼎博竞猜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

新花园国际注册

领导带头喝下水道水,新加坡为何被逼至此....

ag充值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....

趣胜游戏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....

新伟德注册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....

相关资讯
凯时国际

美丽的街道繁花簇锦,鱼尾狮每天都会喷出水柱,很多人在享受新加坡音乐喷泉的同时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缺水的国家。

喷泉有水 不代表不缺水 (图片来自wikipedia@Erwin Soo)

热带雨林气候主宰着赤道附近的东南亚地区,这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缺水的地区。但新加坡就是这里不一样的烟火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,新加坡连最基本的水资源都要靠进口,自来水的来源是国际谈判。

在这弹丸之地上,保证水管不被人掐断可以说关乎国运了。

都怪领土太小

马六甲海峡附近被热带雨林气候区支配,全年高温多雨,年降水高达2350mm。

赤道就在旁边,降水和高温是永远不缺的。

但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么多降水却只是个过客。国土面积仅有697平方千米的新加坡,境内没有主权完整的独流大河,也缺乏体量足够的湖泊,每年雨季从天而降的淡水只能变成积水白白流走,无法收集和利用。

新加坡与马来以柔佛海峡为界,新加坡海峡以南的岛屿则属于印度尼西亚,可以说是个非常小的无所谓腹地的岛国。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更糟糕的是,新加坡的城市建设密度过高,地质条件也脆弱,全国都有沉降问题,海水经常倒灌。好不容易存下来点淡水,也经常被海侵污染,难以利用。

其实还是有河流的,不过都是规模很小的城市河流(比如加冷河)(图像来自Google map,DigitalGlobe)

天上下的留不住,地上流的喝不了,外表光鲜亮丽的新加坡人均水资源量仅211立方米,全世界倒数第二,远低于已经算是缺水的中国的2100立方米,更别提和隔壁马来西亚2万多立方米相比了。

比较出伤害

以前新加坡人还能勉强靠打井来获取淡水,但是随着战后人口的增加,打井也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喝水问题。新加坡人实在没办法,还是找隔壁老大哥马来西亚买水吧。

相比岛内的小河流,北面马来的柔佛河才是真正取之不尽的水源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1961年和1962年,新加坡自治政府和马来西亚分别签订两份供水协议,约定柔佛州每天向新加坡输送3.5亿加仑的生水,价格是每1000加仑3分钱,解决了一半左右的水资源缺口。第二年,新加坡干脆加入了马来西亚,水就可以免费畅饮了。

李光耀宣布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,联邦由马来亚,新加坡,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组成(图片来自wikipedia@Anonymous)

可是好景不长。1965年,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关系破裂,从联邦国家里剔除了这个小兄弟,新加坡正式独立。供水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国际关系问题。

新加坡被从马来西亚中“剔出”,砂劳越和沙巴则留在了联邦内。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资源方面,此时的新加坡可以说是危如累卵。

一开始,马来西亚还是很大方的,即使联姻关系没有了,但英殖民时代以来的交情还在,保障供水不成问题,全当接济一个一穷二白的邻居。可谁知道独立之后没多久,新加坡经济开始高速增长,一夜暴富。两岸的心里不平衡开始出现了。

从人均GDP来看,两者的差距迅速拉大,而在亚洲金融危机后,两者的差距又再次拉大(参考wikipedia)

马来西亚指责两份协议都是在英国殖民者影响下签署的,太过于偏袒新加坡。比如在签订协议时,柔佛州没有水厂,无法处理生水,只能出口原料,待新加坡把这些生水处理完了之后,再回购引用。

而柔佛州生水的售价是每1000加仑3分钱,从新加坡买水的回购价是每1000加仑50分。有媒体爆料,每年这自来水来回之间,新加坡净赚6亿美元,工业附加值全让新加坡占了,越发挑动了马来西亚人的神经。

就这么经新加坡加工一番水就变得值钱起来了?(图片来自google map)

但新加坡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协议就是协议,而且柔佛州缺乏净水技术是马来西亚自己的责任,新加坡出了人力电力帮忙净水赚点辛苦钱,不存在欺诈马来西亚的问题。

两边相持不下,口水仗漫天,一直打到了80年代末,修约的时机才终于出现了。

<....

热门资讯